Site Overlay

《滚石》杂志:TikTok承载着音乐推广的未来

《滚石》杂志:TikTok承载着音乐推广的未来

近日,顶级音乐杂志《滚石》发布了名为《TikTok承载着音乐推广的未来》的文章,称短视频平台TikTok正在逐步取代音乐博客,成为音乐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下为报道原文:

2019年九月底,音乐新秀Tom the Mail Man的经理人Sam Levine发现,这位说唱歌手的流媒体数据突然激增。

经过一番网络调查后,Levine终于发现了这波流量的源头:源自MostleyMusic的一个TikTok视频。MostleyMusic是一个TikTok账户,其功能类似于2010年早期的音乐博客,主要向听众介绍新艺人,同时也总结一些行业事件。9月23日,MostleyMusic推荐了一首名为Tom the Mail Man的歌,并称赞其“旋律非常动人。”在之后的连续三天里,这位歌手获得的流量平均每天增加约一万次。

隔离期间,有一类TikTok账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MostleyMusic就是其中一个,其它的还有@Loveinamovie和@Hahakcoolgottagobye等。正是这类账号,帮助用户从源源不断的新作品中,筛选出值得一听的歌曲。

“Z世代孩子们接触新音乐的途径并不多,”TikTok创作者Ari Elkins说道。他激情澎湃的TikTok推荐视频囊括了跳舞和跟唱等内容,使他的粉丝数在八个月内从500人飙升到50万人。他表示很乐意填补“Z世代音乐推荐”这块空白。

Levine还说,“TikTok这种网红式的、Vlog式的风格才是音乐资讯的未来。”

快速引爆

之所以得出上述结论,部分原因在于传统媒体存在弊端:主流音乐资讯通常只会铺天盖地报道超级巨星,并不愿意把精力放在发掘新人上。

“当我看这些艺人的采访视频时,不客气地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让我想起堪萨斯城年过半百的电台主持人在做采访,”MostleyMusic的创立者Max Motley说道。“不是说他们不行,而是很多艺人都是Z世代的,包括我自己,所以我有不同看法,我会问他们一些我这个年龄的人感兴趣的问题。”

Motley在大学广播站工作了三年,他打算一毕业就去音乐界打拼,从入门级别做起。只不过新冠疫情令Motley率先开始了TikTok的试水。Motley认为,与传统的广播、文字媒介相比,“短视频更易消化。”

Loveinamovie的起源也差不多。“我决定做音乐博客,但遗憾的是,没人会真的阅读音乐博客了,” Sharan解释道。他今年大二,主修地理学和计算机科学。“我这个年龄的人都不会登录音乐博客找艺人了。因此我决定使用TikTok,我朋友都在用。”

今年十月份,Loveinamovie发布了一个视频,赞扬了Oscar Welsh的《Sixteen》、Gaff的《Last Night》和Dvr的《Am Sleep》。该视频在TikTok上收获了100多万次观看,视频尤其受菲律宾观众的欢迎:Loveinamovie发布后不久,Welsh的音乐就跃居菲律宾Spotify最热门50曲榜单第六名。传统媒体文章通常无法带来这种规模大、速度快的走红效果。

而这也凸显了老式网站发文渠道和TikTok的一个关键区别:TikTok本身就是一个打造爆款的地方。“如果只是一篇博客,你能接触到的人数是有限的。”Sharan说。“但TikTok能把歌曲投放给所有人。”

提供变现可能

音乐行业早已注意到TikTok上的音乐推荐类账号,并且准备好了与这些年轻人合作来推广自家艺人。Motley称大西洋唱片公司向他举荐了几个年轻艺人;签下了比莉·艾利什的Justin Lubliner上周也给Motley发了信息。

经TikTok音乐博客推送后,Oscar Welsh和Tom the Mail Man获得的流量剧增。

Motley称他正考虑将工作变现,他想为自己打造的“崛起的新艺人”系列寻找赞助方,或是向“已获得我信任的艺人”收取一些推广费用。

年轻人们仍然在适应这些迅速升温的热度,以及随之而来的可能性。“昨天Dominic Fike(知名音乐人)评论了我的一条视频,”创作者Sharan说,他仍然觉得难以置信,“这真是太疯狂了。”

责编:叶壮